当前位置{locates}:首页 > 原创鬼故事

原创鬼故事

原创鬼故事频道发布最新原创鬼故事大全,原创鬼故事每天更新、短小精湛,各类来稿的恐怖鬼故事、吓人鬼故事都将发布在本频道,给鬼友们在线阅读!欢迎您注册会员,给鬼故事投稿!

前世债

很多人都说过“我来生做牛做马来报答你”,阎王爷可不把这句话当儿戏,要是一个人错事做多了,他来生就真得变成一头牛,还清前世欠下的债……张福是个本分的农民,他有一个很要好的朋友,叫阿满。阿满嗜赌成性,他不仅{bù jǐn}输光了家产,还为了翻本借遍了亲朋好友,弄得人人见了他都避之不及。 更多 >>

地灵棺

这个故事,我还是从一个建筑工地的大叔嘴里听来的。虽然这故事在我听来有些匪夷所思,甚至觉得这有些胡诌八扯,但当我看到他手机里的那张令人毛骨悚然的照片之后,我却立刻打消了自己{zì jǐ}那些荒谬的念头。因为,在这照片中出现的绝对是个超越人类认知的事物。 更多 >>

打车的女鬼

这个故事是我从一个出租车司机的嘴里听来的,对于他这种跑夜车的出租司机来说,经常会遇到恐怖的灵异事件,而我则从中筛选出一个来着重讲述一下,不过首先我要说明,在故事中出现的一切都是出租司机在真实生活中遇到的,那么话不多说,我们直接进入主题。 更多 >>

迷魂墓

自古以来,盗墓界就存在着一个叫“采莲子”的隐秘门派。盗墓是个技术活,在人迹罕至的地方盗墓,可以{can}利用各种各样的工具,因为不怕有人撞见,所以可以{can}大手大脚地开墓,动用的盗墓者也非常多。不过,按照古代的墓葬规则,真正藏有稀世珍宝的大墓,都建在古城一类的地方。 更多 >>

关中怪谈之怀玉

怀玉也叫养玉。是依靠人体改变玉石成色和质地的一种方法。这种风俗不是关中一带特有的,全国其他{other}地方也很普遍,只是关中地区的怀玉却有着其独特的方法。五爷的《葅attitudes}问霞已浴肪图窃亓艘桓龉赜诨秤竦墓适隆 更多 >>

关中怪谈之化肤

我和郑雨在少华山森林公园流连了三天,这才告别这里的山水美景,回到五叔的家里。刚进门就看见五叔坐在梧桐树下,对面是一个面容焦虑的中年汉子在喋喋不休。那汉子见我们来了,立即住嘴。五叔笑笑,道:“不妨事,这是我家侄子,老五。”那汉子脸上显出一丝讪讪的表情,对我和郑雨点点头:“五哥,五嫂。” 更多 >>

关中怪谈之糠皮

在关中地区,解放前一直是土匪聚集的地方,这里的土匪都有各自的山头,人数颇众。据老一辈人说,这里的土匪不是三五十个那种小毛贼,而是有近十万人。他们成为土匪的原因各不相同,有因为交不起租子,有因为赌博欠了钱,也有因为和某人一句话说不到一处被打,一怒成了土匪,更出奇的是糠皮,他是因为和老婆吵架成为土匪的。 更多 >>

关中怪谈之族刑

在关中农村,宗族的势力往往要大过基层政权的势力。所以在很多基层的工作中,做好宗族的工作显得尤为重要。有些村子百分之八十的都是同宗,当然在政策上要有所倾向。有农民告状村主任一手遮天,其实真实的情况就是本宗族的人得利,其余的人肯定要吃亏。这是必然的。当然,宗族在建国初和文革时期是并不明显的,因为当时以阶级斗争为主,很多亲友都互相揭发甚至划清界限,宗族根本成不了气候。然而在改革开放之后,这种势力就渐渐露出端倪。之后势力不断增强。而在清末和民初,宗族的势力非常强大,甚至一度{attitudes}达到控制地方政权的地步。 更多 >>

关中怪谈之哑姐

我和五叔经历了相当长的时间来适应目前的生活。当然,在有些人看来,我现在的生活实在是很幸福的。不愁吃喝,整天为了一些奇怪诡异的事情{affair}来去奔波,经历不凡,而且{but}没事的时候{shí hou}可以在梧桐树下喝茶聊天,要想热闹一点,还可以多叫几个朋友一起{yī qǐ}来。晚上的时候{shí hou}就在屋里升起火炉子,上面坐上热水,偶尔还会弄些小菜来吃,当然,这是在烫了酒的情况下。然后召集一些朋友前来聚会,这都是很惬意的。最有意思的还是这些朋友能带来很多故事。 更多 >>

关中怪谈之鬼丐

一个老先生的来访打破了一下午的宁静。那天下午,天气热得出奇,五叔的茶已经泡过三遍,丝毫没有颜色了。他还是舍不得倒掉,没有一点换上新茶的意思。茶已经索然无味,五叔却拿着书自顾自的看着。我百无聊赖,盯着梧桐树上的白毛发愣。 更多 >>

鬼故事 凯发娱乐{entertainment}